银行利率网有你更精彩!- 您身边最OK的银行专家

银行利率网

张庭宾:取消限购和土地红线将酿大乱

2017-02-18 12:56 作者: 银行利率网 来源: www.qqbob.com 浏览: 字号:

摘要: 最近,房地产限购和限贷、18亿亩土地红线政策遭到新一轮的冲击。此前,中国楼市的主要挑战是,由少数人投资投机需求炒作,极大推高了大多数社会公众的居住成本,以至于他们无法承受;从楼市博弈的利益主体而言,地方


     
     最近,房地产限购和限贷、18亿亩土地红线政策遭到新一轮的冲击。
     此次激起争议的是一位知名教授,他的逻辑如下:1,房地产是可以拉动国民经济非常重要的行业,所以我建议要取消限购和限贷政策。限购和限贷政策即不合理也不合法,因为它限制了消费者的自由购买的权利,而且侵犯了消费者的权利,侵犯了企业的自主经营权。2,如果取消限购和限贷,房地产再演上涨行情怎么办呢?增大土地供给,这就要取消18亿亩土地红线。而为打破18亿亩红线,就要进行土地私有化产权改革。
     这个思路并无新意,即一切交给市场,市场就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。以此言论为契机,社会上再度涌起取消限购限贷、18亿亩土地红线和土地私有化的舆论热潮。
     此种观点的背后,原因可能有三个:1,的确信仰市场可以解决一切问题;2,因为受既得利益者影响;3,知道取消限购、土地红线及土地私有化的恶果,还要力促,就要造成官商暴敛,民怨沸腾,民食之天塌下来,造成中国社会大乱。
     市场并不是万能的
     本人最愿意相信他们的确是亚当 斯密的信徒,在当今中国主要是市场基础功能发挥不到位,官僚垄断是主要矛盾的背景下,他们是有其积极意义,也更容易赢得商人喝彩的。但是,这并不构成其立论的充分依据。
     首先,市场并不是万能的,这在美国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再次得到验证,自1970年代以来,美国几乎取消了对金融业的一切限制,致使金融机构不断弱肉强食,大到不能倒;金融创新不受遏制,实体经济反受剥削;无数最有才华的精英们制造出高达600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,它们在危机后的新名字叫金融垃圾。危机之后,美国对于华尔街的反思是加强监管,奥巴马总统酝酿推出《金融监管法案》,结果在金融寡头的软抵抗下不了了之。再追溯100多年前,1890年美国出台了《谢尔曼反托拉斯法》,就是对市场自由竞争导致寡头垄断的纠错。
     因为市场不是万能的,因此,把中国房地产的一切交给市场,并不能得出所有问题迎刃而解的结论。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。
     回到现实中,中国房地产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课题。从房产本身,它有双重功能--基本居住需求和投资投机需求。此前,中国楼市的主要挑战是,由少数人投资投机需求炒作,极大推高了大多数社会公众的居住成本,以至于他们无法承受;从楼市博弈的利益主体而言,地方政府、地产商、投机者和银行构成了炒作推高楼价的利益共谋。即共同推高楼价逼迫为满足基本居住需求不得不买房的人接盘。
     放纵推高房价利益共谋后果严重
     简言之,如果任由推高房价的利益共谋方肆意妄为,其结果只有一个,投机投资者即将房价推到彻底疯狂,在最高峰将其转嫁给基本居住需求者,而后反向做空,导致房价大幅暴跌,制造国民负资产悲剧。1990年日本金融危机和1997年香港金融危机都制造了这样悲惨事件,不仅千万人财富梦想破灭,金融系统也遭受重大冲击。特别是日本金融机构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恢复元气。因此,在,本人就撰文《房地产泡沫已成中国人财富头号威胁》,阐述必须严厉楼市调控的道理。
     限购与限贷是现有条件中避免中国楼市重蹈日本覆辙的最有效手段。其思路也是很清楚的,即通过银行信贷调控,保障居民的基本住房需求,遏制投机投资需求,本质上是遏制少数人利用市场大幅跌宕剥夺多数人的财富积累。如果站在大多数人的立场上,这很合理;当然如果站在地方政府和投机者角度,这当然不合理。至于合法性,如果说政府要求开发商70%小户型的确干涉了房产商经营自主权,但限贷是银监会通过规则指导商业银行,这并不违法。
     从法理上,不能说谁想买什么,就有买什么的权力。且不说军火,毒品这些不能随便购买。即便是水,在特定环境中也不是有钱就能随便买的。
     打个比方,一群很渴的人,在沙漠中遇到了一个小水池;池中之水只够大家喝的,可那个最有钱的人说,我把水都买下了,喝完后还要洗澡。这在崇拜市场的人眼中,有钱买水洗澡自然是合理的,可别人没水喝,那些要渴死的人就要反对。当然最有钱的主会说,你们这些人影响我洗澡,还要闹事,真是多余,是暴民。
     中国房地产的情况类似,土地有限,能够基本满足国民居住就不错了,可少数人拥有十套二十套,自己不住,就是为了投机推高房价。这就相当于那个有钱人将洗了澡的水以最高价卖给快渴死的人喝,不限制这些人贪婪自私,天理何在?。
     人生而平等逻辑与特殊人类逻辑
     现在最反对限贷和限购的是房地产商和一些地方官员,这些人在2005年以来中央政府楼市调控三令五申警告之下,仍然沉迷于楼市虚幻财富泡沫中,没能在2011年的雷厉调控前及时逃脱,大多被套在其中。这些人特别希望再制造一轮大泡沫,好解套出逃;他们也最害怕全面征收超面积房产税。即是他们最反限贷限购和房产税。
     如果这些人图谋实现,那么会出现什么结果呢?1,楼价疯狂到极致,更多的官僚地产商变现出逃,财产转移国外,而百姓被迫以最贵的价格购买并喝他们的洗澡水,在楼市泡沫崩溃后变成负资产;2,楼市大泡沫雪崩,楼价大跌50%,甚至70%以上,重创中国的金融系统,中国遭遇金融危机;3,中央政府威信荡然无存,中央集权摇摇欲坠,此消彼长下,外部干涉和内部分裂势力更有力量;4,在楼市最后大泡沫中,更多地方官员将以末路狂奔的心态,通过土地楼市更肆意挥霍,进一步激化地方政府和民众的矛盾。总而言之,中国社会内部矛盾将全面激化,如果外部地缘政治危机同时而起,社会大乱并非危言耸听。
     至于取消18亿亩红线更不值一驳,对于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来说,土地是最为宝贵的资源,用于满足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粮食需求重要,还是满足少数人房地产投机奢华生活需求重要?如果出于'人人生而平等'的人道主义,那么自然是保证粮食供应重要;但如果按照法西斯主义逻辑,那么优秀种族或者特殊人类的投机收益奢华享乐更优先,劣等民族和人群是连吃粮食都多余的。西方早有类似的声音--'如果中国居民也像澳大利亚人、美国人现在这样生活,那么我们所有人都将陷入十分悲惨的境地,这个地球将无法承受。'
     诚然,不能回避地方政府垄断并高价变卖土地是中国楼市问题的核心,但土地私有化自由买卖,并不能解决土地收益合理分配问题,反而会很快形成大地主阶层,会更快加剧贫富分化,导致更多人被少数人看成多余人类。
     解决地方政府垄断挥霍土地资源的正道是,对地方政府,至少是县及以下政府实行民主直选,直接选举人大代表和县长,人代会有权对县级政府定职能定编制定费用,有权直接选举和罢免县长;进而在大大降低地方政府成本的前提下,取消土地招盘挂制度,而普遍实施房产税的制度,并将房产税的较大比例用于建社会保障房。
     总而言之,坚持楼市限购限贷是避免中国遭遇金融危机的底线;坚持18亿亩红线是避免中国遭遇社会动荡的底线。但它们都是治标,治本之策还在地方政府民主化,否则源于地方既得利益对楼市调控的反弹会越来越激烈,中央政府最后就会坐在火山口上!